中照网logo

新闻

中国照明学会专职副理事长高飞:怀念陈大华老师

2020-02-07    

中国照明网报道

   作者:高飞  

5977

导语: 2020年2月5日下午,突闻陈大华老师已于2020年1月21日仙逝,经一再核实后,我才相信这是真的!陈老师离我们而去了,顿时,我泪如雨下!

  如果人有来生,我还愿意继续再当一名辛勤的园丁,只要人类需要光明,还愿意仍然选择这条追寻光明之路。——陈大华

2020年2月5日下午,突闻陈大华老师已于2020年1月21日仙逝,经一再核实后,我才相信这是真的!陈老师离我们而去了,顿时,我泪如雨下!

  记得我和陈老师相识于1984年,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对陈老师谦逊、文质彬彬的形象记忆尤深。

  后来,我们编辑出版全国灯泡工业科技情报站《简讯》,一直和陈老师保持联系。在20世纪80年代,高校和企业的电光源技术革新和工艺设备的改造蔚然成风,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技术革新出现,陈老师成为我们最快的提供信息的作者之一。

  1989年,陈老师到美国工作,我们也一直保持联系。

  1992年,中国照明学会主办的《照明工程学报》创刊,我开始负责学报的工作,和陈老师的联系就更加多了。陈老师对学报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经常动员他的学生给学报投稿,给予学报经济上的支持和资助,特别是陈老师担任学报编委会主任后,在国际会议上宣传学报,为学报聘请国外知名编委并写稿,坚持出版学报的英文版,每年的编委会年会上,亲自动员众多的专家参会。

  2017年8月,利用中日韩照明大会在上海召开的机会,我邀请陈老师和复旦大学电光源研究所的老朋友相聚,这次聚会成为了我们最美好的回忆。

1581069686408414.jpg
2017年8月,笔者和复旦大学电光源研究所老朋友聚会合影留念(后排左三为陈大华老师,后排右二为笔者)

本想等闲下来找时间和老朋友们再次相聚,也想在《照明工程学报》创刊30周年时,邀请陈老师和各位老朋友一起好好庆祝,现在这个愿望难以实现了。

至于陈老师在学术上的成就,太多太多了,我不想在此一一列举。

30多年的友谊,虽然我们一年也见不了几面,甚至在2019年中国照明学会学术论坛上,我们也没有找到机会好好见上一面,但我们都深知,我们的心都永远在照明事业上,为了照明行业的发展做着我们微不足道的工作,尽着我们应尽的义务。

  打开和陈老师的微信,看着陈老师给我发的照片和留言,一幕幕不由自由自主地浮现在眼前。就在上个月我们还一起回忆多年前刚见面的情景,历历在目。陈老师总是嘱咐我注意健康,不要太累,我才深知,对陈老师的关怀有着太多的亏欠!看着陈老师在微信上发来他和家人的照片,我想这也是冥冥之中陈老师留给我们的思念吧!

1581069740110273.jpg
1581069754127933.jpg
1581069777630458.jpg
1581069802287280.jpg
陈老师分享的部分照片

  最后,还是用陈老师自己的话,一起来再次感受他对照明事业的执着吧!

  到目前为止,您怎样看待自己这一辈子选择、从事的光源科研与教育工作?

  陈大华:首先,我认为我选对了老师。蔡祖泉教授是我国光源界的领头人,从他手上发明的新型光源曾多次代表来自中国的技术力量在国际上扬眉吐气。我能一直追随着这样一位悉心钻研、锲而不舍地致力于光源研究的老师,让我终身受益;其次,我认为自己也选对了职业,有幸成为有百年校史的复旦大学的一名教师,在几十年如一日的讲台上,能将所有的期望寄托在下一代的年轻人身上,更是亲眼见证了我国光源技术的发展一步步成为现实。尤其值得怀念的是,与学生们一起搞研究、做实验,在许多默契的配合中凝结了深厚的师生情谊,以至于老年再回顾时,身边俨然多了一群如同亲生子女般的学生。再者,选择了照明事业,这确实是令人不悔的极好选择。以前相当长一个时期,照明行业和从事该领域的工作者往往会被人看不起。光源,在人们看来,不过是灯泡里点亮钨丝,更加不理解一个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会致力于做灯泡。踏入光源事业后,我才明白,其实,光源是与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密切相关。在世界上众多的科技领域中,人们公认人造光源的诞生极大地推动了人类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进程,国际科技界选择白炽灯的发明为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里程碑是有道理的。平心而言,普通的灯泡,世界上的人不论是多么伟大亦或渺小,一生都不能离开它。我坚信选择这项光明的、人们所需要的事业的人,他的人生将无怨无悔。

  我想说,感谢上天的眷顾,给了自己三个幸运选择的机会,能欣慰看到我国照明行业和复旦大学电光源教育事业有今天的成就和规模,同时借这机会还想对老师、同事、父母、妻子和哥姐等亲人,以及诸多朋友们的关心、爱护和教诲,表达我出自内心的最真挚的感激和感谢!我想人的一生是有限的,但总要努力有所作为,在德国学习时,国际上等离子体物理学著名权威、我的导师洛赫特-霍特格莱芬教授(Prof. Lochte Hotgreven)的一句话,让我一直感动于心,他说:“我的晚年情愿死在讲台上,也不愿躺在舒适的沙发享受安乐的晚年!”虽我也已步入老年,但我有决心尽自己的所能,继续努力为中国的光源发展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如果人有来生,我还愿意继续再当一名辛勤的园丁,只要人类需要光明,还愿意仍然选择这条追寻光明之路。(对话内容引自OFweek半导体照明网《专访复旦大学光源与照明工程系陈大华教授》)

当前,我们正积极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相信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就一定能够战胜这一次疫情。自疫情发生以来,照明行业积极行动,主动作为,为抗疫前线驰援助力。我相信,中国照明行业也将会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我想这也是陈老师在天之灵的愿望吧!

陈老师,我们永远怀念您!

中国照明学会专职副理事长

《照明工程学报》副主编

《照明工程学报》第七届编委会主任

高飞

2020年2月7日

编辑:严志祥

来源: 照明工程学报

   作者:高飞  

标签:高飞  陈大华  怀念  

只有登录之后才可以评论,请点击这里评论

在线评价

表情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发表评论

smile

相关新闻

MORE >>
中国照明网官方在线QQ咨询:AM 9:00-PM 6:00
广告/企业宣传推广咨询:
活动/展会/项目合作咨询: 市场部
新闻/论文投稿/企业专访: 李先生
媒体合作/推广/友情链接: 市场部

中国照明网网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国照明网照明设计师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国职业照明设计师QQ群:102869147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