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照明设计与地域文化宣言

2017-10-16    

中国照明网报道

   作者:江海阳  

5577

导语: 照明不是孤立事件,它依附在文化载体上又超越文化载体,因为光的表现力在夜晚和白昼全然不同。

  从文化一词溯本追源,东方人讲文化大概是从孔子论起,《周易贲卦》中孔子说:“观乎天文以察时变;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里简写为以“文”化天下,化是动词,文是名词。做为名词来讲“文”,是典章、思想、道德、信仰、法律等一切形而上的东西,谓之道。文在古典汉语中通“纹”,简单理解是纹饰,器物上的装饰纹样,但是可以延伸为一切人造的器皿、衣物、食品、建筑、生产工具等等,这是形而下的器。

  由此文化就可以解读为人类思想和人类物质的总成,“人”、“文”、“化”、“天下”,这几个词是息息相关的,由此可以追述到很多中国传统人生观和世界观,在此不缀。至于西方人解释文化,当属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Emst Cassirer 1874-1945)认为人与动物根本的区别在于:动物只能对“信号”做出条件反射,只有人能够把这些“信号”改造成为有意义的“符号”。在卡西尔眼里“人”就是“符号”,人——运用符号——创造文化。“人类生活的典型特征就在于能发明、运用各种符号,从而创造一个‘符号的宇宙’,这样,符号活动功能就是把人与文化联结起来的中介物、媒介物”。这段话的深刻在于卡西尔道出了符号存在的本质,人就是独立存在的个性化的符号信息,人就是文化的本身,人就是文化,文化就是人。这是把人类的创造物等同于人的本身,可以看到在文化的解释上东西方的趋同性。

  设计的本身是服务于人,改变、提升人所生活的环境和物质社会,设计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推动力之一,因为设计首先融合了人的创作思维,继而通过实践劳动将创想和灵感变成现实。创造和创新就成了人的主体追求,文化就和人的活动产生息息相关的联系。

  照明设计也是如此,我们追求的是照亮以及更加用光来美化、改变、提升人的活动空间的品质与幸福,这是照明设计师的使命。如果是简单的照亮,我们只是将载体给了光照而已,而文化所蕴含的深层次“人”的精神需求以及感情活动并没有得到很好体现。这样就可以理解照明的目的是反映人的世界的精彩,给人以希望和舒适,体验和梦想。

  什么是地域文化?地域文化是人类文化的不同分属形式,只是做为人在不同社会环境里有区别性的表现。这种文化的不同体现在人的相貌、饮食、喜好、建筑、器物上,建立在气候变化、居住条件、外部环境上。比如上古时代南方人修建井干式建筑,北方人修建夯土类建筑,这就和气候、季节风的关系很大。

  我们肯定每个地区的文化差异,那是因为人群乃至种族的性格、语言、信仰、审美、物产、习俗、生产资源有差异。这种差异构成了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我们可以品尝内蒙古的马奶酒,也可以喜欢茅台镇的清醴,吃着四川的麻辣烫也会爱上北京的老豆汁。以前交通不便,所以地域之间的差异会非常大,从遥远的贵州到东北的哈尔滨,很多人一生都不会去过,所以地域文化的保守性和差异感很强烈。再加上战争、分裂、割据、水运限制,造成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各不相属。但是征伐、迁徙又带来了不同文化之间的互相融合,正是数千年来有太多的异域文化融汇到华夏文明中来,我们的民族才有自信和活力,才能一次次在面临灭种危机中昂然挺立过来,这一切都源于中华文化有一个核心的思想,丰富多样的表现,我们才成为数千年一脉相承的文明,而且始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唯一世界级民族。

  同样道理,文化不仅是上述的一切精神和物质总和,文化也是人的气质,社会的精神,城市的特征。正是因为文化包含的含义实在太多了,设计要对应的文化要求也是波澜壮阔,这就需要设计师能敏感、敏锐地发现文化的价值和意义,文化所表现出来的象征物,文化带给人的喜怒哀乐情感因素。从小的地方说文化是一栋楼、一个项目的出现、一个集群建筑的兴起、一片城市区域的诞生。从大处说,文化是城市精神的总汇,是经济活动现象,是政治治理需求,是感染人的信仰教育。设计师要在众多线索里面分析得到本属于这个项目的文化基因,然后才是用技法、手段、设计语言来描绘它,将它的内在本质和外在形象结合为一体,这事就成了。

  这篇宣言类的文字就是想阐明这个道理,没有空穴来风的文化,也没有胡编乱造,更没有设计师的空想主义。一切设计都是建立在社会活动和社会需求上的,一切文化都是建立在人的情感和物质创造上的。设计师反映的是文化现象,那么这个关系就是:

  设计——社会——文化——人,这四种因素的周而复始的集合和循环。

  好,当一切文化(物质)都进入黑暗中以后,我们面临的是一座没有日照的城市,没有体积、细节、轮廓的黑体世界,一切物质都成为二维一样,没有厚度,没有远近,没有从属关系。我们可以设想我们面临这样的情况,在人类没有开始学会用火的时候,在人类还是仰望天空,依靠星光辨识方向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面对自然的。

  黑暗中没有文化。因为没有光。

  我们在阳光下创造的众多象征物和人类遗产,到了黑暗中就失去了存在的感知。我们需要用火,在电力设施出现以及爱迪生发明电灯之前,我们都是用火来照亮世界。人类发明容纳火的器物——油灯、蜡烛、灯罩、鼓风器,这种器物今天也成了文化。我们用各种方法来照亮人类活动的空间,盖起房子要有窗户引导自然光进来,不同的自然光有着不同的心理感受。柯布西耶在朗香教堂里给我们上了很好一课,他用大大小小的方锥洞口渲染了一个光的迷离世界;高迪的圣家族教堂里彩色马赛克玻璃拱窗让教堂里弥漫着五颜六色,这是一座随着阳光而变幻的心灵归属之地;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更加纯粹,圣坛墙壁以十字架开启了一道精神之光,这已经不是世俗社会的感受了。而相比西方基督教的光文化,东方的佛教侧重于偏光,这和东方人的建筑有关,大坡屋顶瓦片构成形式无法开启顶光,这和哥特式、文艺复兴以及巴洛克艺术中体现建筑超拔向上的诉求形成对比。水平是秩序,垂直是欲望,东方人生活在强调个体秩序的文化里,西方人生活在追求灵魂超越的文化里。光,就反映出这两种不同的性格文化。

  可见光是用来照亮载体的,载体就是人的创作物,人不能生活在黑暗里,因为黑暗中的载体没有存在意义。

  我们用光照亮载体,但是仅仅是照亮吗?照美才是我们的目的。人不仅有趋光性,还有审美意识,追求“美”是人的天性,我们只是被外部世界和内心欲望遮蔽掉很多这种天性而已。美等同于善,孟子认为人心本善,而告子认为人心本无善恶,全是后天的影响才形成善恶是非。说人心本善很正确,他强调的是初始的精神和这个初始的宇宙一样,都是无限美好的。说人心本无善恶也正确,我们确实在后天的教育和环境下选择了各种道路。这里面是“道”和“器”之争,都好。不好的是“道”的层面和“器”的层面很多时候并不配属,道跟不上器,或者器跟不上道,最美好的社会是“道”、“器”交相辅助共同进步的社会,而不是两者出现脱节。

  我们今天就面临着“脱节”的危险。

  照明在今天的生活中越来越具有重要地位,我们意识到功能性照明已经不能满足我们对于日常生活的美好追求了,虽然很多时候功能性照明所带来的便利性和舒适感就是我们所回忆、所需求的,但是满足精神层面的照明意境、照明美学已经迫在眉睫。

  美学也是文化的表达方式,美学让人产生愉悦、甜蜜、充实、安静;空间美学让人产生记忆、归属、认同、留恋。我们为什么对于杭州西湖有普遍的全民喜爱呢?因为它的空间美学已经到了一种共同认知的地步,我们欣赏西湖的山、水、城尺度,感受三者之间的比例关系,人们爱慕西湖因为它柔美、隽秀、清奇、嬿婉,如韵散的碧玉置于城隅,如姝美的西子风姿婉约、卓荦不凡,这是外部特征,那么内在的人文气质更是唤起认同的重要作用,岳庙、苏小小、梁祝、白蛇传说,如此多的凄婉绝美故事成就了西湖的气质。

  犹如明人张岱写西湖——“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种弥漫在国人骨子里的审美情愫,对于挚爱的独具,对于平等的致敬,令空间想象力的博大、微缩也到了极致。美学中的小大之别,空色之论也就淡漠了许多,杭州于是成了最有感情的一座城。

  G20杭州城市照明成了中国照明行业发展的一个标杆,一个拐点,一个参照。是杭州发扬了照明还是照明成就了杭州?如果没有“夜杭州”的惊艳表现,我想大家对于杭州的喜爱还是停留在白昼的印象吧。哪里会看到黑夜中远山一抹绿色的西湖,雾森飘逸中浪漫的运河,宏大场面的钱江新城媒体建筑。杭州城市照明既保留了古老西湖时代的底蕴,同时也彰显了进入钱塘时代的奔放热情。照明一举两得。

  但是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失序和不合理的照明现象。

  这些照明或者和文化强拉关系,忽视做为文化的本意是什么?照明的目的是什么?在设计阶段就在伪造文化或者强奸文化。文化只是噱头和口号,设计一旦实施,所得到的结果和初衷毫无关系。

  还有完全无视文化,认为照明是技术问题,文化是社会问题,设计师就需要扎实解决空间中的配光、配电、控制、灯具选型即可,也就是忽视了人在照明条件下的感受。照明不是孤立事件,它依附在文化载体上又超越文化载体,因为光的表现力在夜晚和白昼全然不同。我们可以在夜晚重新定义载体的外貌、特征、细节、质感,就是因为灯光重构作用,让载体出现了和白昼不同的反差。这种反差甚至是颠覆性的,比如对于中国传统古建,一幢重檐歇山殿宇,在阳光的照射下,坡屋顶受光,立面浓重阴影,梁枋、斗拱、雀替、彩绘、匾额,观看者是分辨不清晰的。这样的场景到了夜晚,假如我们只用一束光投射,照亮建筑一角,而其余的还是隐在黑暗中,只有这一角焕然夺目,格式塔心理学强调人的联想思维,人的大脑会在想象中补齐所没有看到的剩余部分,这种可控的光有意识地照亮我们想要表现的局部,而引起新的审美注意和思考,这是由手法而升华的文化照明。

  大多数的不合理现象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没有美学意识也没有节约观念,不分载体良莠,也不管环境合适与否而去装满灯。还有大量的眩光刺激达到了夜间扰民的程度,这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城市照明中的丑学。

  如果我们到了分辨不出什么是丑、什么是美的时候,我们的文化已经受到了损伤。照明行为是社会文化的一种表达,照明也就成了文化。我们呼吁照明更加尊重人的生活感受,适应社会美学进步,成为可控、自觉、节制、安全、丰富的文化现象,那就是进入了照明健康发展的美好时期。

  我们的宣言是:

  照明是为人服务的,而人是文化的创作者也是受益者,人和文化密不可分。

  文化是空间中各种现象的集合,光和文化的关系是相互依赖的融合体。

  美学是文化的一种外在表现,突出文化特征的时候需要考虑到美学的基本原则。

  空间中的照明是引导人的情感产生彼此互动的重要因素。

  科技发展时期的照明同时在为文化进步服务。

  照明在很多时候是多余的,那是因为人在误用。

编辑:梁洁莹

  

*注:本文由行家说APP与行家专栏作者江海阳联合出品。谢绝任何未经许可的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出处。

来源:行家说

   作者:江海阳  

标签:照明  设计  文化  地域  

只有登录之后才可以评论,请点击这里评论

在线评价

表情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发表评论

smile

相关新闻

MORE >>
中国照明网官方在线QQ咨询:AM 9:00-PM 6:00
广告/企业宣传推广咨询:林小姐 韩小姐 廖小姐 辛小姐
活动/展会/项目合作咨询: 市场部
新闻/论文投稿/企业专访: 李先生
媒体合作/推广/友情链接: 市场部

中国照明网网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国照明网照明设计师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国职业照明设计师QQ群:102869147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