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照网logo

新闻

>首页 > 新闻 > 产业分析 >正文

城市的夜晚亮起来之后

2019-11-25    

中国照明网报道

6961

导语: 灯光是城市的标志,它意味着城市文明的边界和商业的繁荣。但灯光要如何去设计,对于中国城市来说,却是一个刚开始探索的问题。

  灯光是城市的标志,它意味着城市文明的边界和商业的繁荣。但灯光要如何去设计,对于中国城市来说,却是一个刚开始探索的问题。


杭州钱江新城2018年10月7日举办的灯光秀

  灯光秀正在成为城市的新名片、景点,以及节假日和庆典的娱乐节目。此前,在G20峰会、金砖五国峰会、青岛上合峰会等国际活动中,都出现了数十栋甚至上百栋建筑媒体立面形成的光影联动景观。此后,由于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效果,而且能够帮助凸显城市实力,媒体立面和灯光秀的组合逐渐成为重大事件举办城市希望拥有的“标配”。

  不仅仅如此,即使不在节假日,城市夜景照明也变得更受重视。

  事实上,早在2018年年初,在第一届进博会开幕的大半年前,上海市就启动整个黄浦江两岸以及核心场馆一平方公里内的景观亮化提升工程。上海现代建筑环境研究院有限公司受到上海市虹口区市容绿化局的委托,为虹口区北外滩沿岸的景观照明做升级改造的设计。

  简单来说,景观照明是满足照明功能下,兼具艺术和美化作用的户外照明工程,包括道路、园林广场以及建筑照明。而在“城市名片”这个黄金位置,景观照明则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上海现代建筑环境研究所所长杨赟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北外滩景观照明改造的特别之处在于,除了满足功能照明,还要基于现有条件作出特色,并配合黄浦江夜游和重大事件灯光演艺的需求。”

  虹口北外滩的滨水岸线约3公里长,从外白渡桥绵延至秦皇岛码头,沿岸有8栋楼宇原先就有动态照明的展示效果。其中白玉兰广场和港务大厦前期已有铺满楼面的媒体屏幕,其余6栋较为低矮的楼宇则在立面上形成井字格的视频肌理,按各自的预设展示动态画面,彼此并没有呼应和连续。

  而黄浦江的三段岸线需要在市级统一规划下做动态联动,为此,三段岸线数公里的重要楼宇顶部都安装了“光耀”系统,可以配合灯光秀的节目编排,按照顺序和节奏发出爆闪效果。杨赟团队则在不增加新灯具设备的原则下,为北外滩的8栋楼宇加装了智能灯光控制系统,同时和市级控制系统对接,可以远程切换准备好的内容,设定灯光效果和变化节奏,比如结合游船的航行时间定时播放。


北外滩全景 | 摄影师:廖和乐

  考虑到北外滩在航运业的特殊地位和产业特色,杨赟和团队以“水文化”为主题,设计了像是水泡、瀑布、海洋、波纹等日常播放的画面。而针对重大主题,则会另外专门设计内容。“比如以‘一带一路’理念制作的‘江山永固’主题,在传统国画风格的背景下,让一条红丝带飘过8栋建筑。”杨赟说。

  北外滩的沿岸漫步道和大面积的绿化带,以往只有传统的暖白光绿化照明,如今因为纳入到夜游的观赏范围内,也得做出改变。“这些绿化之前的照明效果比较弱,尤其在船上和对岸基本看不到,而且两岸超高层、高层特别多,俯瞰视角也需要兼顾。”杨赟说。因此,绿化照明选择了黛青色为主色调,同时可以根据季节变换为枫叶红的暖色调,用正面投光加底部投光的双套照明系统,让投射在植物上的色彩更为鲜明。


北外滩滨江绿地 | 摄影师杨赟

  同样的,长约1公里的国际客运码头上,原先是只有路灯昏黄色的功能照明,俯视、远眺视角中只有比较暗的滨水区。在路灯旁加装水纹灯后,堤岸地面便波动起蓝色的水纹。“这样景观层次更加丰富、完整。”杨赟说,“而且现在有很多商业活动愿意租用这一滨水场地,间接提高了他们的经济效益和宣传效果。”

  在经过以上这些改造之后,如今的北外滩基本消除了暗区。

  但这样的设计方法似乎某种程度上与景观照明中部分诉求相违背。因为在达到功能性照明这一基础上,景观照明设计师首先要考虑的往往应该是人的舒适性。除了满足功能性要求的照度、亮度等标准以外,“眩光”是影响舒适度的关键因素。“眩光”指的是在极端的亮度对比或变化过程中,肉眼产生了不适的视觉状态。而如果直视没有遮蔽的高亮度光源,往往很容易产生直接的眩光。

  “我们现在大多看到的灯是明装的,你直接看到的是光源,比如LED媒体大屏。而泛光指的是通过间接光把这个地方照亮,你看到的则是二次反射的光。” 米绅照明设计总监刘晓光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如果使用泛光投射墙面,通过二次反射来实现功能照明,不但能减少对肉眼的刺激,也可以凸显出建筑的立体感。

  2011年,从一家国际照明设计事务所离职后,刘晓光与合伙人在上海创办了MLD米绅照明设计,主要为商业地产提供建筑照明和室内照明设计服务。他经手过的项目之一,是位于浦东新区浦明路的JW万豪侯爵酒店,便是反复考虑如何使用泛光照明的结果。负责酒店建筑照明的灯具没有安装在外立面,而是加在裙房上,投射在建筑的南北立面。落客区的天花板被设计成倾斜状,传统的下照筒灯因而会斜打灯光,直射来客的眼睛,刘晓光放弃了这种“照地”方式,让灯光照射两侧墙面和顶面,“事实证明墙和天花板是亮的话,人不会觉得很暗。”刘晓光说。


JW万豪侯爵酒店 | 图片来源:MLD米绅照明刘晓光

  不过在“群灯”璀璨的浦东,这幢高楼虽然雅致,但也有些“特立独行”。一如北外滩需要满足的要求,这一方案险些被推翻。刘晓光最后保住了设计,但同时加装了专为节庆设置的灯光装置。

  达到人与空间、人与自然的和谐,始终是景观照明的目标,再往上升级,或许能加上艺术感的体验。

  “要让市民获得艺术体验,首先应该是主题的统一。”纬图设计机构创始合伙人、设计总监李卉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纬图在为重庆万科星光森林示范区设计景观时,选择了“星光”、“森林”两大主题。这个占地5500平方米的公园靠近重庆照母山森林公园的山脚,除了作为售楼处使用的内院外,有近1000平方米的面积作为街角公园开放给市民使用。在设想中,公园会形成森林延伸进城市的质感。而星光是除了月光以外,在森林中会出现的自然光源,于是公园的景观照明相应地向模拟星光靠拢。

  公园的核心地带是一片乌桕林,装有一个名为“天使之环”的大型圆环装置,圆环上缀有单颗灯具组成的银河光带。庭院内部的道路地面和墙面散落着星星点点的光源,在地面水的反射中,营造出星光环绕的氛围。


天使之环 | 图片来源:雪尔摄影

  L型的街角公园紧贴市政道路,路灯系统的黄光色温偏暖,为了平衡路灯的影响,公园内部使用了色温中性偏冷的节能型LED光源,控制每盏灯具的功率和光强,基础照明的高度则在1米以下的低层次。“路灯在这个项目的狭长空间里形成了天际线,如果灯光再去突破天际线,从灯光层次看就显得有点失衡,所以整个灯光层次需要往下降。”纬图设计机构水电设计总监宋照兵说,同时,公园的灯光照度调至刚刚达到国家道路照明人行标准的10勒克斯(照度单位),不用太亮,在满足人行安全需求的基础上,给游客恰到好处的柔和体验。

  另一处加深自然感的设计是,由于周边高密度住宅灯光会对星光产生干扰,因而设计团队让“天使之环”的灯光发光角度向下,打亮下部空间,提高与夜空的对比度。而圆环内测采用镜面不锈钢,形成连接夜空的视觉通道,衬得上部夜空更加深邃,更有星空的感受。其中也有环境因素的顾虑,直接向上空打光容易让周边高层住户产生眩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高亮标志所形成的广告牌效应,虽然有着夺人眼球的宣传效果,但远远亮过了天空背景色,这也是城市里再难看到真正星光的原因。


星光森林的庭院 | 图片来源:Holi河狸景观摄影

  当星光森林街角公园在调暗、调低灯光时,还有更多的游览景区正在加入炫目的夜间灯光秀竞赛。

  这与夜间经济的兴起有关。事实上,“夜间经济”(night-time economy)一词的历史并不长,在1970年代,英国学者针对城市中心区夜晚空巢现象而提出这一经济学概念。早在2004年5月,青岛市就出台了《关于加快我市市区夜间经济的实施意见》,成为首个专门出台促进夜间经济发展的中国城市。而这一概念在国内真正流行起来,是从今年7月,北京市商务局印发《北京市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简称“夜间经济13条”开始。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12个省市明确出台了刺激夜间经济的条文,包括上海设立“夜间区长”、西安建成夜游街区等等,从旅游、餐饮、交通等多个角度支撑夜间经济。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分析,中国夜间消费规模约占总体零售额的六成,夜间经济发展规模预计在2020年突破30万亿元。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际照明委员会CIE副主席郝洛西认为,大量的工程实践机会理应带来比现在更多的产品技术突破,尽管国内大量的工程实践项目建成并形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在设计理念的先进性、技术研发的突破等方面却没有取得相对应的发展。

  把节庆气氛当成常态,把景观照明过于集中设置在特定区域,是目前国内城市照明发展中普遍出现的问题。这不仅使得城市生活缺乏休息,考虑到中国的人口基数的现状,也使部分区域时常出现极度拥挤的状态。郝洛西认为,灯光秀不一定要集中在城市中心区域。比如已经成为“城市名片”的法国里昂灯光节,每年12月的4天,在整个城市铺开,引入大量灯光艺术装置作品和尖端科技,将光影美学、照明科技与夜间经济融合起来。


法国里昂灯光节 | 图片来源:O bon Paris 欧棒巴黎网

  在景观照明的规划管理上,上海已是国内相对领先的城市。在2017年颁布的《上海市景观照明总体规划》为后续的单体设计指出了基本原则,明确规定了射灯的使用范围,黄浦江两岸除了震旦、花旗、港务大厦和白玉兰广场等既成的媒体大屏外,基本不允许出现新的屏幕。而对于多数城市来说,更多更亮的夜景照明仍然是经济繁荣的代表,满墙满屏的滚动大字、摆动不停的彩色射灯并不鲜见。

  “这是一个需要辩证看待的问题。”杨赟认为,和欧美城市成熟的城市景观照明设计相比,差异是存在的,但这必须考虑到国民经济发展程度和需要,和国民对精神文化需求层次在什么阶段。

  “夜景照明正处于量变时期,大家对欣赏的需求和层次并不统一,对于中国大多数民众来说夜景照明本身是新鲜事物,对于优劣长短还难以全面辨别。”在为北外滩项目做调研的时候,行人们反馈说还想要更多新鲜的、可以拍照的照明场景。“我们希望做到的是,既能体现出较好的视觉效果和环境品质,也兼顾大多数老百姓的观赏需求。”杨赟说。

  杨赟觉得,灯光秀、媒体立面这样相对新颖的景观照明手法,关键是“在哪里用,在什么时间用,用多少”的问题。比如在重大事件时使用就显得合理,而不分时段和场合的高频使用就会带来环境问题;为节约能耗,灵活控制开启时间、调节表面亮度与变化节奏十分重要;除了重大节日和事件外,显示的色彩尽量素雅,少用过于鲜艳的色彩组合,多采用以黑色等深色为主的底色,产生的光污染会相对较少。而让射灯的摇动速度平缓,则相对显得优雅。

  他也建议,比起在外立面加装灯具,内透光更适合形成城市夜间建筑立面的基底,也就是用室内灯光在夜晚全部打开,透出玻璃后形成的通透明亮效果,看起来会比前者更为自然,也节省了前期设备投入。

  “但最重要的还是内容。” 杨赟觉得,目前国内对于内容创新和制作的重视程度相对不足,“内容的艺术性、特色化、表现力才是吸引人流的核心竞争力。”

编辑:严志祥

来源:第一财经

标签:城市  夜晚  灯光  

只有登录之后才可以评论,请点击这里评论

在线评价

表情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发表评论

smile

相关新闻

MORE >>
中国照明网官方在线QQ咨询:AM 9:00-PM 6:00
广告/企业宣传推广咨询:
活动/展会/项目合作咨询: 市场部
新闻/论文投稿/企业专访: 李先生
媒体合作/推广/友情链接: 市场部

中国照明网网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国照明网照明设计师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国职业照明设计师QQ群:102869147

X